听新闻
放大镜
一场黄昏恋,少了一套房
2019-07-11 09:53:00  来源:检察日报

  一个是60多岁的农民,一个是50多岁国有单位退休干部,两人认识不到十天就结婚。看似一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最后却发现,这只是多人按照事先编好的剧本参演的一场戏而已。

  闪婚

  1957年出生的许兵(化名),是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城郊的一名普通农民,十多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儿子和女儿也先后成家,许兵独自一人生活。

  两年前,许兵家所在地拆迁,根据拆迁政策,他一共拿到了四套拆迁房,外加几十万元的现金补助,家庭经济条件一下子有了质的飞跃。许兵来到一家婚介所登记,希望找个如意老伴安度晚年。

  没多久,他就接到中介电话,说有一个各方面条件不错的女士,可以见面,许兵当即答应。见面后,中介介绍,女方叫孙倩,50多岁,大专文化,退休前是一家国有单位的干部,十年前离婚,一直单身,每月退休金有五六千元。

  见对方条件比自己强很多,许兵有点自卑,为赢得对方好感,他直接说自己家拆迁拿了四套房,孙倩跟自己过日子肯定不会吃亏。但整个见面过程中,孙倩表现得不是特别主动,这让许兵心里很没底。

  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接到孙倩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并说她弟弟也一起参加。许兵听了很高兴,觉得有戏。当天晚上吃饭,除了孙倩,还有一名男子和两名妇女。孙倩介绍,男的叫杨栋,是自己的表弟,另两个妇女是杨栋的家里人。吃饭过程中,杨栋对许兵非常热情,一个劲夸赞他,他也格外开心。

  几天后,许兵主动约孙倩到自己家里做客,孙倩爽快赴约。当天,许兵直接提出希望两人尽快领证,孙倩表示会考虑。两三天后,孙倩答应和许兵结婚,两人于2018年8月20日领取了结婚证。

  购房

  结婚没几天,一个晚上,孙倩从外面回来说,她听表弟杨栋说,城郊有套民房,房主想低价转卖。如果能买下来,将来拆迁又可以赚一笔钱。许兵当即表示感兴趣,但转念一想,手里的钱不够买房子的,孙倩随即提议,可将他名下的房子卖掉一套。许兵一听这主意不错,便答应去看房子。

  第二天,孙倩带许兵和杨栋一起去看房。许兵盘算,根据自己的经验,这套民房将来拆迁至少要拿两三套房子,而房主叫价才28万元,当即表示同意。

  回家后,许兵与孙倩商量,决定卖掉名下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并把卖房的事委托杨栋找中介出售。关于房子售价,许兵表示自己拿到43万元就行,其他不管。随后,许兵就将卖房的相关手续交给了杨栋。

  过了一阵子,许兵的房子一直没卖掉。孙倩跟他商量,为了防止房子被别人买走,杨栋已经垫付给那套民房的中介20万元,有时间两人一起打个借条给他,等自家的房子卖了,杨栋再从中扣除就行。2018年9月22日,许兵和孙倩一起给杨栋打了一张20万元的借条。

  几天后,许兵独自去那套民房查看,发现有人正在装修,一打听,这房子是房主刚买下来的,他赶紧回家问孙倩是怎么回事。孙倩打电话问过杨栋后,说那房子有猫腻,不过那20万元在中介手里,跑不了。对此,许兵将信将疑。

  2018年11月的一天下午,孙倩从外面回来,兴冲冲地告诉许兵,她又看中一套民房,比上次那套更好。第二天,许兵和孙倩、杨栋等人去看房,发现这套民房确实比上次那套还大,房主叫价30万元,许兵让孙倩尽快把房子买下来。

  没过几天,孙倩拿回一份购房合同,跟许兵说自己做主把房子买下来了。许兵很高兴,夸赞孙倩能干。2019年2月1日,许兵接到杨栋电话,说他委托出售的房子卖掉了,价格刚好是许兵的要价43万元。

  第二天上午,许兵来到中介所,发现桌上堆着几大捆现金。随后,杨栋跟许兵核对相关费用,说房子卖了43万元,之前许兵因为急用钱,陆续从房产中介和杨栋手里预支了13万元现金,加上之前许兵打的20万元欠条,卖房款还剩10万元。对此,许兵表示认可。

  随后,杨栋拉过一位叫刘英的妇女,说许兵新买的民房就是她家的,自己之前垫付给中介的20万元已经转给了刘英,现在许兵卖房剩余的10万元,刚好是需要付给刘英卖房的尾款,账目就此结清。说完,杨栋将桌上剩余的钱全部放进一个布袋,交到刘英手里,随后,他以帮刘英到银行存钱为由,拉着她走了。

  房子卖了,自己一分钱没拿到,许兵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想到自己手里又有了套新房,就没多想。2019年春节后,孙倩将新买房屋的土地证交给许兵。随后,经和孙倩商议,许兵决定立即对新买的房子进行装修。

  2019年3月底,许兵的房子装修基本完工,但这时有人告诉许兵,这房子是姓侯的一位村民的。许兵一听,赶紧去有关单位查询房屋情况,结果得知,这套房子确实属于这位姓侯的村民,与自称卖主的刘英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消息,许兵立即回家质问孙倩,但她说自己也不知情。许兵一气之下前往公安机关报案。

  警方经调查,很快查明事实真相。许兵这才明白,自己早已陷入了一个由杨栋等人精心设计的骗局。而这个骗局的核心人物,正是与自己闪婚的妻子孙倩。

  骗局

  孙倩既然已经和许兵结婚,为什么还要和他人设局欺骗丈夫呢?原来,孙倩退休后在家无事,便开始做理财,向别人借了不少钱。但让她崩溃的是,自己投资的一个平台没多久突然倒闭,她不但血本无归,还欠下一屁股债。

  从此,孙倩过起了经常被杨栋等人追债的日子,有时被逼急了,她只好借高利贷还债,背上了越来越沉重的债务,每月退休金连还利息都不够。万般无奈之下,孙倩便到中介所登记,希望找个经济条件好的男人帮自己还债。

  中介将许兵介绍给孙倩,听说许兵是拆迁户,家里有几套房,孙倩很高兴。但见面后,孙倩有点失望,因为许兵只是普通农民,没什么文化,年纪又比自己大好几岁,长相也一般,她觉得配不上自己。当天下午,孙倩将这件事告诉了杨栋,杨栋一听许兵家里有几套房,心想如果二人结婚,孙倩欠自己的钱肯定就能还了,于是极力怂恿她与许兵继续交往。此后,在杨栋多次催促下,孙倩一咬牙和许兵领了结婚证。从见面到领证,两人只见了三次面,时间一共还不到十天。

  婚后,孙倩和杨栋商量出一个套取许兵钱财的办法,即用一套虚构的民房引发许兵的兴趣,由此引导他卖掉名下的一套房子,然后孙倩用该卖房款给自己还债。在杨栋、刘英等人的密切配合下,许兵果真被一步步引诱进了孙倩等人设计好的骗局,直至案发。

  2019年6月6日,孙倩和杨栋被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6月26日,刘英被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作者:欧阳飞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