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树与花
2019-09-05 16:45:00  来源:检察日报

  老侯的树种在学校大门前不远的地里,不大不小的一片。我去的时候,老侯正在地里剪枝。

  “这块地原先种的是庄稼,后来我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就改种了树苗。”老侯说。“种树苗比种庄稼要来钱吧?”“本来是,就是难卖。”

  老侯的一个亲戚介绍我来买树,因为学校正在绿化,需要一批香樟,在哪买都是买,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老侯的香樟不错,价格也适中,我决定再买一些花木。地南边那一大片红花继木长势不错,正是移栽的时候,我想把这种常绿灌木栽到教学楼前面的绿化带上。听我要买红花继木,老侯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说:“实在不好意思,那片红花继木被人预订了。”

  “那就算了,没关系。看来您的树苗不难卖啊。”“不是,真不是。实话跟你说吧,是邝乡长要买。”这个邝乡长我知道,就是老侯所在乡的乡长。

  我正要走,老侯拦住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你养花吗?”“我不养,我爱人养。”“那你跟我走,我送你一盆花。”

  老侯的花种在后院,不多不少的一片。我们进院的时候,老侯的老伴正在给花浇水。和老侯的树比,老侯的花珍贵多了。那些树都是本地常见的树种,香樟、白杨、水杉、海桐等等,而花却有鹤望兰、牡丹、蝴蝶兰、郁金香、三角梅……你绝对想不到,三间低矮的老房子后面还有如此风景。

  老侯说:“你选一盆吧,拣你爱人喜欢的。”我也不知道妻子喜欢什么,随意指着那盆鹤望兰说:“就这盆吧,价格多少?”想到老侯这么大年纪种树种花不容易,我不忍心让他白送。

  没想到老侯再次面露难色:“你选一盆别的吧,这盆鹤望兰邝乡长让留着。”

  又是他,今天怎么总撞上他想要的东西。老侯端起一盆三角梅,一脸歉意地说:“这盆行吗?”我不好驳他的面子,就要了。给钱的时候他一再推辞:“邝乡长每次带人来拿花我都不要钱,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们都是领导。”“领导拿花就不要钱了?”我笑。

  “邝乡长经常带人来拿花,都是县上的领导。原先我这院子里好多品种,给他们快拿完了,接着种都来不及。邝乡长说花钱搁在树里一起算,乡里正在规划一座农民公园,建起来要栽许多的树,让我把地里那些树苗都留着。”说这话的时候,老侯一脸希冀。

  尽管老侯一再推辞,我还是把三角梅的钱给了他。我不算什么领导,也不能给他承诺以后来买他的树。后来,我从老侯那位亲戚嘴里得知,老侯一生无儿无女,如今七十多岁了,和老伴相依为命,生活拮据。

  再去老侯那里是一年后。我看到地南边的红花继木仍在,已长成一棵棵小乔木,不能再做低矮的绿化景观了,而院子里的鹤望兰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些新培育的花卉盆景。树没卖掉,花倒少了不少,这生意怎么做的?

  老侯告诉我,邝乡长调走了,原先规划的农民公园不建了。“他这不是害人吗?”老侯憨憨地笑:“新来的乡长近几次带人来拿花时都告诉我,说乡里正规划修建一条观光大道,到时需要好多树苗,让我把这些都留着……”

作者:英子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