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清风苑 > 正文
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停运损失若干问题探析
2019-07-04 14:47:00  来源:

  文/王伟

  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

  停运损失是从事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发生交通事故无法运营所产生的特有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最高院2012年解释”)第十五条规定:“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确立了停运损失应予赔偿的规则,但就经营性活动如何认定、停运时间如何确定、合理损失如何界定等问题,在实践中仍有争议,需在对停运损失准确理解的基础上研究解决。

  一、停运损失的性质

  1.停运损失属于物之使用利益的损失

  停运损失属于物之损失中使用利益的损失,使用利益的损失也属于财产上的损害。“最高院2012年解释”亦将使用利益损失中停运损失和使用中断的损失予以类型化并支持赔偿。作为财产损失,应贯彻全部赔偿原则。

  2.停运损失属于间接损失

  直接损失是对受害人的人身权益、财产权益本身造成的损害;间接损失是指由于权益被侵害而延伸发展出来的损失,包括收入的减少、失去的利润以及丧失的使用等。二者与侵权行为因果关系的远近不同,间接损失应考虑假设因果关系。

  交通事故案件中的间接损失应予赔偿,但为防止无限扩大损失赔偿范围,一般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限缩:第一,间接损失的发生必须与交通事故的财产损失有着密切的因果关系,如无密切的因果关系,不予赔偿;第二,该间接损失必须是确定的,即可以用金钱计算和衡量的;第三,该间接损失必须是确实的,即这种损失在客观上是必然发生的,是有切实依据的,并不是主观臆想的损失。

  3.停运损失属于可得利益损失

  可得利益,也称所失利益,即新财产之取得因损害事实之发生而受妨害,属于消极的损害。

  基于可预见规则,停运损失的前提为侵权人在事故发生时对于营运利益可以预见。“最高院2012年解释”规定受损车辆应属经营性车辆。所谓经营性车辆,是指通过与经营活动有关的运输获取经济利益的机动车,如出租车、承包客车、小货车等都属于经营性车辆,实践中可以通过机动车行驶证及运营许可证等证据判断。由于停运损失是对预期可得利益的保护,而这种预期可得利益必须建立在合法取得的基础上,因此停运损失应当是合法营运车辆的损失。对于违法营运的当事人,其可得利益的预期建立在违法营运的前提下,不应支持。2016年交通运输部等七部门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后,网络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网约车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应认为合法经营,对于事故后的合理停运损失应依法支持。

  二、停运损失的计算方法

  (一)停运时间的确定

  1.为贯彻全部赔偿原则,停运时间原则上应包括从事故发生至车辆维修完毕或重置之日

  维修期间应计入停运时间。当事人可以通过提供交警部门出具的处理交通事故的扣车天数证明、车辆的维修机构出具的进出厂日期证明、修理工时证明或者重新购置车辆的发票、提车单等证据证明其合理的修理或重置时间。

  2.关于交警扣车时间是否应计入停运损失时间

  导致涉案车辆被扣押的原因是相关事故,因此,只要没有超过合理的扣押期间,侵权人就应对该期间的停运损失进行赔偿。即使事故车辆并未损坏,但因交通事故被扣车合理期间内的停运损失,亦可以向造成事故一方主张相应的赔偿责任。

  3.关于修理时间是否过长的问题

  考虑到修理时间长短与车辆价格、损坏部位、配件来源等均有密切联系,原则上只要有修理资质的单位进行修理,对于修理时间可以结合交警放车凭证、修理发票等证据予以认定。对于修理时间较长的,可通过举证责任分配加以解决,亦可以要求修理单位对修理时间进行说明,同时咨询其他修理单位以加强心证。

  4.对于事故车辆需要重置的情况

  基于全部赔偿原则,对于车辆已经确定全损需要重置的,停运损失应从事故发生之日计算至重置之日。对于重置时间过长或未实际重置但受害人主张停运损失的,应确定合理的重置时间。

  5.特殊车辆重新营运的准备时间

  对于特殊营运车辆,如旅客运输、危险物品运输行业的车辆,在重新上路运输时还存在必要的检验或审查、备案时间,因为该段时间也是因为事故车辆损坏后不能运行的时间,相应的合理时间也应计算停运损失。

  (二)停运损失标准的确定方法

  我国法律对于物之损害的可得利益如何计算未有规定,学说上对于可得利益损失有公式法、差额法、类推法、获益赔偿法、酌定法等方法,计算标准又有客观标准与主观标准之分。根据停运损失的性质,停运损失在计算时应秉持填补原则(全部赔偿原则)、合理原则、必要原则,优先考虑主观标准(受害人自身经营能力),以客观标准(同行业一般经营能力)为补充,计算方法以差额法为主,综合采用类推法、酌定法等方法。在具体计算停运损失的数额时,要考虑受害人的运营成本、运营能力、近期平均利润等案件具体情况,综合确定停运损失。

  下面是两种常见的计算方法:

  1.按纯收入加固定支出计算

  2017年发布的《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指南(试行)》认为:“营运车辆的停运损失包括车辆停运的固定损失和实际收入损失。车辆停运的固定损失包括定期向所属企业交纳的规费、各项固定费用;实际收入损失应参照同期该行业平均营运收入(实际收入)水平按一定比例确认。”

  纯收入属于停运损失并无分歧,但固定支出的费用是否都属于停运损失,实践中不无争议,对此应进行具体区分。关于出租车的“公司月租金”,在正常营运情况下系收入的一部分,只不过基于出租车公司与承包驾驶员之间约定,由出租车公司固定享有,仍属于预期的收入,属于停运损失的一部分。

  关于“保险费、税费等费用”,理论上属于无益费用。无益费用是指受害人在不能使用受损物的期间仍然需要为物的使用而支出的费用。例如汽车税、保险费、车库的租金、工人的工资等。这些费用应否赔偿,多数国家予以肯定。笔者认为,无益费用是事先支出的费用,实际上不属于停运损失的范畴,只是在计算停运损失时,无益费用可以作为可得利益的转化形式与受害人扣除各种成本及支出后的纯收入相加,作为可主张的全部停运损失,理由是受害人作为经营主体,在计算纯收入时往往已经扣除了包括无益费用在内的各种成本,使得此处的纯收入的口径小于因物之使用产生的可得利益的口径,而无益费用虽不属于经营上纯收入的范畴,但仍属于为获取可得利益而事先支付的必要的费用,并从未来因物之使用的收益中提前支出,且不属于物之使用本身支付的成本(如机动车的加油费用、过桥过路费等),故可视为部分可得利益的转化形式予以主张。当然,如果受害人已经另行计算出可得利益损失,则不应再支持无益费用。

  2.参照运输业在岗职工工资计算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2014)》(以下简称“深圳2014指引”)认为:“在赔偿权利人无法提供证据或提供的证据无法直接证明其主张的停运损失数额时,可按照事故发生时当年度《广东省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中道路运输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倍予以计算;如事故发生时当年度以上计算标准尚未颁布,则以上一年度相关数据为准。”《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指南》也认为,“赔偿权利人无法提供证据或提供的证据无法直接证明其主张的停运损失数额的,可按照天津市上一年度交通运输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能够证明事故车辆每日由两班司机驾驶的,可按上述标准适当增加赔偿数额。”

  上述方法与人身损害赔偿中计算误工费、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方法相类似,系采用定型化赔偿的方法,符合交通事故快速处理的趋势,问题是停运损失应采用何种定型化标准更为合理。笔者认为,运输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一般低于车辆的使用收益,仅为使用收益的一部分,因此“深圳2014指引”以运输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两倍的计算方法似乎更为合理。

  (三)确定停运损失应注意的问题

  1.损益相抵规则

  在机动车受损产生停运损失的场合,不能支持油费、过桥过路费等为物之使用本身产生的费用。正如在因毁损农业生产资料而产生的损害赔偿中,如果支持了对收益损失之赔偿请求,那么就不应再赔偿受害人为获得收益而付出的购买化肥、农药等费用。

  2.减轻损失规则

  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造成了停运损失,应避免停运损失的扩大,车辆受损一方应及时将受损车辆予以维修,及时恢复营运。如果车辆受损一方在恢复对事故车辆控制后的合理期间内未将事故车辆及时送交维修,超出该合理期间的修复延误时间产生的停运损失,属于扩大的损失,不应支持。

  另一方面,对于受害人实际已经以其他方法如替换受损车辆以继续营运的场合,因为停运损失并未产生,对于直接的停运损失并不能支持,转而应支持替代营运而产生的费用。

  上述费用从理论上属于预防费用,是为了防止损害的发生事先采取防范措施而支出的费用。但是如替换营运的费用明显高于停运损失时,则对超出停运损失部分不应支持,此为减损规则的应有之义。

  3.可预见性规则

  停运损失不应再包括因停运而造成的其他损失,如因停运导致对第三人违约而支付的违约金,因为两者的因果关系较远,否则加重侵权人的负担,限制人们的行为自由。

  三、停运损失的保险理赔问题

  1.交强险

  实务中争议很大,仍有支持交强险赔偿停运损失的判决,但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交强险不负责赔偿和垫付:绝对不赔…(三)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者网络中断、数据丢失、电压变化等造成的损失以及受害人财产因市场价格变动造成的贬值、修理后因价值降低造成的损失等其他各种间接损失。”基于交强险费率厘定的原则,停运损失不属于交强险的赔偿范围。

  2.商业三者险

  一般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均明确对事故造成的第三者的停运损失不予赔偿。由于停运损失不予赔偿条款不属于法定的无效条款,未排除法定义务,该条款属于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公司负有相应的提示义务和明确说明义务。保险纠纷发生后,如果保险公司能够举证证明其就该条款对投保人进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使投保人能够知悉存在该免责条款,并明确告知投保人该条款的真正含义,保险公司可以免责,否则保险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作者:  编辑:梁爽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